南京江宁婚姻律师网

  • 典型案例

    黄林奎

    联系律师

    • 律师姓名:黄林奎
    • 联系手机:13912981105
    • 电子邮箱:547404115@qq.com
    • 执业证号:13201200310106717
    • 所属律所:江苏同安宁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南京市江宁区金箔路641号三楼(江宁区法院正对面)

    江苏法院发布2015年度婚姻家庭典型案例

          来源: 南京江宁婚姻律师网       作者: 江苏省高院       点击: 47

    监护人不合格依法撤销监护权

      【案情】2003年11月,邵某某和王某某在河南省修武县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并共同生活,次年生育一女邵某。在邵某未满两周岁时,二人因家庭琐事发生矛盾,邵某某独自带着女儿回到原籍徐州铜山区大许镇生活。后邵某某因长期殴打、虐待女儿邵某,并强奸、猥亵邵某,2014年10月10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自邵某回到铜山,其母王某某不闻不问,且与他人组建家庭。在邵某某案件侦办期间,公安机关曾将邵某某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邵某无人照料等情况告知王某某,但王某某仍对邵某不闻不问。2013年2月,邵某因饥饿离家,被好心人士张某某收留,生活至今。2015年1月7日,徐州铜山区民政局诉至法院,请求依法撤销邵某某、王某某对邵某的监护权,另行指定铜山区民政局为邵某的监护人。

      铜山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民政局作为履行社会保障职责的国家机构,不仅能够为邵某今后的生活提供经济保障,还能够协调相关部门解决邵某的教育、医疗、心理疏导等一系列问题。遂判决撤销邵某某、王某某对邵某的监护权,指定铜山区民政局作为邵某的监护人。

      【点评】本案作为全国首例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案件具有标杆意义。2015年1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对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进行了细化规定,为裁判提供了依据。

      遭受家庭暴力直接判决离婚

      【案情】赵某与孙某某1994年相识后同居,随后生育一女一子。双方直至2005年5月16日办理结婚登记。因孙某某存在家庭暴力,2012年7月赵某曾诉至法院要求与孙某某离婚,后经法院主持调解,孙某某当庭承诺,并写下保证书。事后,孙某某并未信守承诺,反而限制赵某人身自由。2012年11月赵某离家出走,双方分居至今,一双儿女跟随孙某某生活。2014年8月12日,赵某以孙某某实施家庭暴力导致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诉至法院,要求与孙某某离婚,由孙某某支付离婚损害赔偿金,子女由赵某抚养。诉讼过程中,赵某和孙某某的子女均出庭作证,证明孙某某长期对赵某实施家庭暴力,姐弟二人也经常遭受孙某某的殴打,希望赵某与孙某某离婚,姐弟二人随赵某生活。

      常州新北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孙某某存在家暴行为,事实确凿,准予离婚并应支付赵某损害赔偿金。子女随赵某共同生活,孙某某每月支付生活费800元至子女独立生活时止,教育费、医疗费凭票据各半负担,孙某某支付赵某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点评】我国《婚姻法》明确禁止家庭暴力,规定配偶一方对另一方实施家庭暴力,经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因实施家庭暴力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在离婚时有权请求损害赔偿。2016年3月1日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也通过一系列制度安排,加强对家庭中弱势群体的保护,旗帜鲜明地向家庭暴力行为宣战。

      违反夫妻忠诚义务应担责

      【案情】吴某与郑某2006年1月登记结婚,生育一子吴某某。后因夫妻感情恶化,双方于2013年9月10日在民政部门办理离婚登记手续。《离婚协议书》约定:吴某某归吴某抚养,所有费用由吴某承担。抚养过程中,吴某某因一次生病化验血型,发现与吴某血型不匹配。经司法鉴定:排除吴某与吴某某之间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吴某要求与郑某协商解决,遭到郑某拒绝,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变更吴某某的抚养关系,由郑某承担抚养义务,郑某返还吴某抚养费12万元,赔偿吴某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

      高邮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鉴定结论足以证实吴某某与吴某无亲生血缘关系,故吴某没有法定义务负担吴某某的抚养费,在吴某某的生父未确定的情况下,郑某应负有履行全部抚养义务的责任。对于吴某已经付出的抚养费,由郑某酌情返还。郑某在与吴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生育一子,违背了夫妻之间相互忠实之义务,给吴某的精神造成痛苦,作为无过错方的吴某有权要求郑某给予精神损害赔偿。遂判决吴某某由郑某抚养,郑某返还吴某抚养费4.8万元并赔偿吴某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点评】我国《婚姻法》第四条规定了夫妻互相忠诚的义务。抚养未成年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如男方受欺骗抚养了非亲生子女,代替孩子的亲生父亲履行了法定的抚养义务,应当有权利追索以前所支付的抚养费。

     

    夫妻债务的处理应内外有别

      【案情】杨某与卞某于2001年8月登记结婚。2005年4月13日,双方因感情问题发生矛盾,杨某将卞某打成轻伤。之后,双方开始分居。2002年6月30日,杨某、卞某向朱某借款16万元,后因未偿还借款,朱某提起诉讼,经法院民事调解书确认由杨某、卞某偿还借款本息184000元。2004年10月20日,杨某向吴某借款15万元,并出具借条,借条上载明用于购房,后因未偿还借款,法院判决杨某偿还借款15万元及利息。2006年6月7日,杨某向张某借款6万元,后因未偿还借款,法院判决杨某、卞某偿还借款本息102000元。2009年7月20日,卞某向徐某借款30万元,后因未偿还借款,经法院民事调解书确认由卞某偿还借款35万元。事后,杨某提起诉讼,要求与卞某离婚,并承担上述夫妻共同债务。

      建湖县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中,双方欠朱某的债务形成于2002年6月30日,且用于共同销售假药的赔偿款,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生效判决书虽然确认吴某的债务由杨某偿还,但该债务发生在分居之前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借条上注明为购房所欠,卞某无充分证据证明该债务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张某的债务形成于2006年6月7日,此时双方已经分居,杨某未提交证据证实该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合意所举之债,应由杨某个人偿还。徐某的债务形成于2009年7月20日,双方已经分居生活,卞某主张债务在双方分居之前就存在,系重新出具的借条,但未提交与其主张相对应的证据,故应认定为卞某的个人债务。遂判决杨某与卞某离婚,法院民事调解书确认的欠朱某的债务、法院民事判决书确认的欠吴某的债务,由杨某、卞某各半负担;法院民事判决书确认的欠张某的债务由杨某负担;法院民事调解书确认的欠徐某的债务,由卞某负担。

      【点评】夫妻债务涉及两层法律关系:夫妻关系外部和夫妻关系内部。就夫妻关系内部而言,当夫妻离婚时,如借款人提出借款为共同债务要求配偶共同承担偿还责任时,借款人必须举证证明借款是否基于夫妻合意或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如证明不了,应自行承担。基于夫妻债务的内外有别,针对夫妻外部债务关系的生效判决在夫妻离婚时并不当然具有既判力,债务究竟是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债务,仍需由借款人对存在夫妻合意或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承担举证责任。

      夫妻共同债务以共同财产为限清偿

      【案情】吕某与刘某于2005年3月7日登记结婚,2011年8月29日离婚,双方离婚协议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各自所欠债务由各自负责偿还。2005年3月1日,刘某与王某合伙运营油轮并签订合同,王某每年分得固定承包金。2011年3月1日,经双方对账,刘某就欠付王某的承包金及利息向王某出具借条一份,载明:借到王某100万元,月息1%。2011年8月22日,王某持该借条诉至法院,要求刘某归还借款100万元及利息。法院判决刘某归还王某借款本息108万元。执行过程中,法院根据王某申请追加吕某为共同被执行人,吕某提出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遂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吕某对该民事判决确定的债务不承担偿还责任。一审法院判决该108万元为吕某与刘某的夫妻共同债务,吕某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吕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改判认为该债务为刘某欠付王某的承包金,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吕某不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王某提出再审申请,该案裁定进入再审。

      省高级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涉案债务为吕某与刘某的夫妻共同债务,但在责任财产范围上,刘某应以其全部财产对该债务承担清偿责任,吕某则仅需以其与刘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夫妻共同财产为限,对108万元承担清偿责任。遂判决撤销一、二审判决,吕某以其与刘某的夫妻共同财产为限对涉案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点评】婚前个人财产及离婚后取得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与夫妻共同生活并无关联,因此,未举债的配偶一方偿还夫妻共同债务仅应以夫妻共同财产为限承担有限连带责任,其个人财产不应作为偿还夫妻共同债务的责任财产。

      父母分居子女有权主张抚养费

      【案情】王某某与李某某于2006年12月19日登记结婚,2007年9月29日生育一子李某。2015年3月,李某某从山东回家后,想出国务工,因中介、押金等费用,与王某某发生矛盾。王某某遂于2015年5月1日带李某回娘家居住。王某某于2015年6月19日诉至法院,要求与李某某离婚,被判决不准予离婚。之后,李某某与王某某未能和好,李某一直跟随王某某生活。2015年10月15日,李某诉至法院,要求李某某支付其出生后的抚养费。诉讼过程中,李某某认可自2015年3月开始没有给李某生活费,但是因为其有严重疾病,不能从事体力劳动,没有工作,所以未能给付抚养费,且其与王某某未离婚,不同意给付抚养费。

      连云港赣榆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王某某与李某某分居后,李某一直跟随母亲生活,李某某亦认可自2015年3月份开始未支付李某抚养费,故李某主张的抚养费应自2015年3月份开始计算。因王某某、李某某尚未离婚,李某在成年或能够独立生活以前,李某某是否会履行抚养义务处于不确定状态,故对于起诉后的抚养费暂不宜处理。遂判决李某某支付李某抚养费1870元。

      【点评】在夫妻关系正常的情况下,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所得一般为夫妻共同财产,一方以自己的收入抚养子女可以视为另一方的共同抚养,但在夫妻分居期间,夫妻财产实际上处于分割状态,夫妻各自控制和支配着自己使用的那部分财产,此时的财产状态与夫妻分别财产制或离婚后各自的财产关系相似。如果机械地理解法律,势必使一些当事人借此逃避自己应尽的法定抚养义务。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义务是无条件的、强制性的,解除婚姻关系并不是父母给付子女抚养费的前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拒不履行抚养子女义务的,子女有权请求支付抚养费。

      成年子女不赡养老母法不容

      【案情】刘某某共生育三个儿子,长子高甲、次子高乙、三子高丙。刘某某丈夫早年去世,独自将三个儿子抚养成人。高甲、高乙、高丙均有自己的独立住房,刘某某独自居住在高甲家中二十余年,高甲住在长年在外打工的儿子家中。现刘某某年事已高,体弱多病,存在居住地点、生活费等问题,三个儿子未能协商一致,经村委会调解不成。刘某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高甲、高乙、高丙每年分别支付抚养费2000元,由高丙提供旧宅供刘某某居住,待刘某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时由高甲、高乙、高丙轮流看护。

      连云港市赣榆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高甲、高乙、高丙作为刘某某的儿子,在刘某某年老或无劳动能力的情况下,应尽赡养义务,支付刘某某相应的赡养费。刘某某居住在高甲家中已二十多年,已经形成了较稳定的居住及生活习惯,现刘某某年事已高,不宜搬迁,且高甲亦不在其自己家中居住,故刘某某继续住在高甲家中更为适宜,考虑到高甲提供住房给刘某某居住,高甲不再承担赡养费,其应承担的份额由高乙、高丙承担。遂判决高乙、高丙自2016年起于每年的6月20日前按每年3000元的标准分别给付刘某某当年的赡养费,刘某某继续居住在高甲处。

      【点评】如何更好地维护老年人权益,增进社会对老年人的关爱,给予老年人更好的物质和精神照顾,已成为全社会的责任,也是法院审理赡养案件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本案中的三个儿子,无论从道义上、伦理上还是法律上都应对母亲履行赡养义务,在母亲年老体弱的情况下,一起承担起赡养母亲的责任,使母亲能够安度晚年,幸福生活。法院在确认双方关系和事实前提下,依法判令三个儿子履行赡养义务,彰显了法治权威,同时也维护了道德风尚。

      父母有权要求子女“常回家看看”

      【案情】林某系叶某所育子女。在林某10岁时,其父去世,叶某改嫁他人,并在1981年6月30日与卞某结为夫妻,现居住在上海市崇明县新河镇新光村。林某也早已成家,居住在启东市近海镇小闸口村。多年来,叶某、林某之间母子关系一直较好,但自2013年后,双方因故不再往来。叶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林某履行探望义务。

      启东市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叶某与林某母女感情原来一直较好,后因故不再往来,致使原本分居两地的二人没有了交流。叶某虽然有固定的收入来源,能够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但其仍有权要求林某给予精神上的慰藉。林某作为子女,理应照顾叶某的特殊需要,经常看望并问候叶某。遂判决林某自2015年起每年探望叶某两次。

      【点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精神赡养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或道德义务,也是一个法律义务。为人晚辈者要多加体贴理解长辈,在尽好经济赡养义务的前提下,也要注重精神赡养。须知,注重老年人精神赡养,也是以人为本和人文关怀的题中之义。




    上一篇: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12月4日公布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

    下一篇:最高法院关于夫妻之间14个相关问题的批复及公报案例汇总篇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黄林奎 黄林奎